【界面新闻】西凤酒IPO路上遇到的问题可能不止塑化剂风波一桩

2018-11-12 14:40:00

 西凤酒IPO路上突发波折。此次“塑化剂风波”对西凤酒IPO会造成多大影响还是未知数。不过,西凤酒需要面对的问题,不止于此。


 11月7日,上海国际酒业交易中心的一份检测报告,搅动了酒池底部的沉渣:西凤•国典凤香50年年份酒2012[珍藏版](下称“西凤年份酒”)的两项塑化添加剂的含量,超出限定标准近3倍。具体而言,邻苯二甲酸异丁酯(DIBP,俗称“增塑剂”)检测结果为1.44mg/kg,报告为限值0.5mg/kg;邻苯二甲酸二正丁酯(DBP,俗称“塑化剂”)检测结果为1.02mg/kg,对应限值为0.3mg/kg。


 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陕西西凤”)由此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
 作为应对,陕西西凤方面对外披露称:涉及批次的年份酒是在2012年5月定制生产,由于2013年白酒检测中不包含DBP指标检验项目,该批次产品在出厂时完全符合产品执行标准(GB/T19508-2007),在当时属合格产品。但由于仍有部分产品仍在流通,出于负责态度,在报请陕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示后,启动召回。


 召回方案包括以55度西凤酒1915年产品置换、或按照出厂价进行回购。西凤年份酒当年的发行价为每瓶800元,此次的召回价为每瓶308元。据一位曾购买过西凤年份酒的人士向《经济观察报》提供的材料,2012年3月,陕西西凤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:西凤股份)与上海酒业交易中心合作,将其“国典凤香50年酒”,在该机构发行销售。发行总量为12万瓶,每瓶500ml。其中,公开发行量为9.6万瓶,承销会员包销量为2.4万瓶,发行价为每瓶800元。


  西凤公司董事会秘书张周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2012年生产涉事批次白酒的周转容器含有塑料成分,但生产那批酒的设备已于2013年彻底淘汰,且“那批酒是根据客户要求定制生产”、“不存在人为添加塑化剂的情况”。


  塑化剂又称“增塑剂”,是工业上被广泛使用的高分子材料助剂,其添加对象包含了塑胶、混凝土、乾壁材料、水泥与石膏等。食品中塑化剂超标将对人体带来严重危害,若长期食用可能引起生殖系统异常、对免疫系统和消化系统造成伤害、甚至造成畸胎、癌症的危险。


  过去,由于塑料生产管道在白酒行业广泛使用,国家也尚未出台关于白酒塑化剂的相关指标,所以塑化剂超标时有发生。但在2012年酒鬼酒被查出塑化剂超标2.6倍、引发白酒市场股票大跌之后,各大酒厂对储酒设备、容器、管道等都进行了改造,极大地避免了白酒塑化剂超标的发生。


  对正处于IPO进程的陕西西凤而言,此时被曝出旗下早期产品塑化剂超标并非好事。


  公开资料显示,陕西西凤的前身陕西省西凤酒厂创建于1956年,1999年改制为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,是西北地区规模最大的名酒制造商。2018年5月2日,陕西西凤在证监会网站更新了招股书,公司拟在上交所发行不超过1亿股,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5亿股。招股书显示,2015年至2017年,陕西西凤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分别为1.79亿元、2.68亿元和3.62亿元。


  此次“塑化剂风波”对西凤酒IPO会造成多大影响还是未知数。不过,西凤酒需要面对的问题,不止于此。


  据中原基金执行合伙人、白酒行业专家晋育锋对记者表示,西凤酒的商业模式存在系统性风险。作为中国白酒行业中唯一一家靠买断产品运营商的成功、反向拉动酒厂高增长的企业,“在过去10年中,西凤曾数次更换自营核心品牌,但由于自身营销力和品牌力发育不足,始终未能在市场上有所突破。这也导致西凤酒依赖买断产品运营商的模式并未从根本上扭转。而从长远发展角度看,一旦这几家买断运营商不与西凤合作,如何保证营收、利润的持续增长就是个大问题。这个问题不解决,模式风险就始终存在。”


 陕西西凤施行的买断运营模式,是运营商与陕西西凤约定酒水等级、价格、品牌名称、销售区域、销售目标和结算方式等,自行组织包装并运到厂家(有些是由酒厂组织包装生产),由酒厂安排装酒,之后自行全权负责产品的销售运营、市场拓展、渠道建设、品牌推广和消费者互动等各个环节。


这种模式的好处就是能够快速放量,但弊端也很明显的。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曾指出,长期以来,西凤酒子品牌多把持在包销商手中,战线长且步调不一致,产品庞杂且多为中低端,同质化内耗型产品较多,不利于自主品牌发展,品牌价值受到严重影响。


 另外,数据显示,陕西西凤业绩增长呈现逐渐上涨的趋势,不过其营业毛利率却低于行业平均水平。2015年至2017年,公司营业毛利率分别为50.84%、53.58%和54.94%,白酒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营业毛利率分别为63.53%、67.08%和68.58%。“低毛利率的原因主要两个,一是营业收入的大头靠买断合作的业绩,二是部分买断运营商也是由陕西西凤持股,所以在一定程度上会有利润留在这些运营商手中的情况”,晋育锋向记者表示。


 实际上,陕西西凤也一直试图解决这个难题。公开信息显示,从2016年开始,它就曾着手对包销产品进行整顿,希望精简产品经销商,逐步减少包销产品数量。在2016年3月春季糖酒会期间,陕西西凤在举办的经销商大会上表示要停止小包销模式。同年8月,陕西西凤下发开发品牌标识规范通知,要求公司所有品牌经销商开发的浓香型产品上,“西凤”两个专用字体不得大于品牌副标题字体;同时在排版上,“西凤”字样不得单独居中, 应改为“西凤”与品牌副标题连在一起,或者体现在瓶或盒体的顶部或侧部。


另外,记者还注意到,西凤基酒外采数据占比不低。2015年至2017年,西凤外购基酒数量分别为21238.24吨、18179.56吨和19439.12吨,外购基酒占比分别为68.03%、67.36%和70.31%。


 但晋育锋认为,这类酒厂在业内很多。具体到陕西西凤应该是由于西凤酒本身为凤香型白酒,但大多消费者不习惯凤香型的口感风格,而买断的产品又多为浓香型,所以此浓香型基酒就需要大量外购了。“只要外购基酒的原酒厂家品控稳定,勾调技术过关,就可以。由于不同产区、不同基酒厂家的酒体基础风格均有差异,只要不是经常更换基酒供应商,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。“

 (来源:界面新闻)